切换到窄版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番号 原创 招嫖
111查看 | 0回复

狠狠插发泄兽欲_舌头两侧有齿痕艾滋病

[复制链接]
扶贫办党员  发表于 2020-10-17 21:28:17 |阅读模式

               

                    弄清楚根由李英俊发现还是没有解决办法,因为对魂魄之类他了解的实在太少,这些东西又只能从本源上去解决。不夸张的说找医生可能不如找神婆神汗管用都。



    听见李英俊暗叹口气,铁口也无奈道:“当年的事算起来也是龙隐亏欠那孩子,不过救活了他的命两相抵了,你想救他没可能的,他的遭遇本身就是十分巧合,除非遇到奇迹,否则找到当世的大鬼修估计也没用。”



    李英俊没听他这泄气话,只是眼角一跳突然想到,既然贺麒麟受伤是因为暹罗邪术,而暹罗邪术本身又是鬼修体系变化产生的,那么或许从鬼修中真能找到方法也说不定。



    毕竟这类修士听上去就不是名门正派,龙隐肯定也没有的,那么他们说的话,未必就完全对啊!



    尽管挂掉电话之前,铁口老道说在如今修行界,想抓只鬼修比普通人抓只大熊猫都难,可李英俊觉得既然有希望就是好的,有希望就有动力啊,总比绝望强了百倍。



    虽然说这希望十分渺茫,但贺天啸依然很开心,人也重新变得精神起来,看着李英俊已经慢慢跟贺麒麟熟络起来,他满是兴奋的让谭荣勋吩咐后厨做一桌丰盛的宴席,毕竟贺家已经很久没有开心事,也很久没有过客人了。



    贺天啸没想过让李英俊治好贺麒麟,他自然也有过这种想法的,特别是当初被李英俊续命之后,满世界的找李英俊自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家里的宝贝孙子;



    可后来接触的多了贺天啸才明白,续命之事本身就是个奇迹,李英俊也不是修行界传说中的灵医,何况很早之前龙隐的人就只是说灵医才可能有办法,不代表遇到了灵医就真的能治好。



    所以后来再打交道贺天啸以及谭荣勋都没提起过贺麒麟,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敢抱希望,而现在能从李英俊这得到了点渺茫的希望,这对他们而言反倒是个惊喜,尽管三人都明白,这渺茫的希望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没机会。



    即便是现在,贺天啸也没有开口求李英俊半句,这种事可遇不可求根本也求不来,而且他相信,如果有一天李英俊遇到了那个渺茫的机会,也自然会替贺麒麟抓住。



    单凭这份心,贺天啸就又欠了李英俊一个天大的人情,这自然是无以为报的,他能做的只不过是以后入住白河沟之后,尽量发挥点余热让那个村子更好起来,毕竟李英俊也很在意那里。



    说起来虽然成立了餐饮公司,可李英俊对吃一道却还是没太大要求,鼎食轩的帝王宴他能吃得,村里的窝窝头玉米面他也能吃的津津有味,当然了,现在想在村里吃玉米面都不能吃了,因为现在那些是拿来养猪的……



    不过作为参加过厨艺大赛的他看来,贺家的饭菜其实很不错,毕竟贺天啸的级别待遇在那呢,虽然不是满桌子昂贵食材吧,但菜式却也十分丰富,而且就连普通的食材也品质很好,至于贺天啸自己种的那些则没有上桌的机会。



    小盘山的生活其实对年轻人而言很无聊,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各大领导养老的清静地,并没有山下京城的任何繁华热闹迹象,而看着院子外面时不时走过的巡逻兵,李英俊也打消了到处溜达溜达看看的打算。



    用谭荣勋的话说,这里住的人基本上都是经常上新闻联播的,就算李英俊不怎么爱看新闻也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于是李英俊选择老实的待在院子里并没出去。



    陪贺麒麟玩了会等他睡去,李英俊见老爷子也已经摘下眼镜看完了新闻,才接过谭荣勋泡的茶端着走过去,准备好好了解下龙家的事,毕竟他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



    没想到贺天啸先开口提到龙家,他也在等龙家的事尘埃落定,这件事解决之后他才打算给谭荣勋把路铺开去,然后才能带着贺麒麟去白河沟。



    贺老爷子并不是自以为是刚愎自用的人,实际上前去白河沟的想法,也是在试探过李英俊态度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李英俊话里话外都很欢迎,那他自然乐得安排准备这事。



    李英俊自然是很欢迎,实际上在他改造老窝……啊呸,改造家乡的计划中,脱贫致富只是初级目标,他想打造的是一处人人仰望的圣地,能保长久鼎盛的那种;



    在这个庞大的计划中,利用白河沟环境吸引些有分量的人入住是个很重要的一环,他就曾多次对外发送过邀请,比如何其昌比如贺天啸,甚至靳正国都曾在他的邀请之列;



    这次来京城如果不是看赵玉琪沈长安两位老爷子有更重要的事做的话,他甚至想邀请两位老师兄去白河沟安度晚年去;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种话李英俊是深信不疑的,大概因为李清河的缘故他也有些老人情结,总觉得年轻人尽管决定了未来,可一个地方老人的状况才决定了底蕴,无疑,他想给白河沟打下别处难以企及的底蕴。



    对李英俊描述的世外桃源般的白河沟,贺天啸十分向往,喝口茶扯了扯盖在腿上的毯子道:“我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龙家的事到现在还没完全解决,咱们还都得耐心等,免得留下什么首尾。”



    “龙家那些人的罪名还没最后敲定下来?”李英俊一直挺纳闷,这种程度矛盾在上层发生那几乎是相当严重了,可上面的人怎么能忍龙家到现在的?



    贺天啸吐口气道:“没那么简单,龙家不只是一个人,不可能人人头上都有罪名,而龙傲云那老家伙本身又战功赫赫且一直在幕后,所以他不倒,龙家再怎样都不会轰然崩塌,现在也只不过是把龙家那些重要人物都控制起来罢了。”



    这对李英俊而言可不是个好消息,毕竟之前提到了龙家后辈已经被暗中转移处境了一些,那些人本身没有任何威胁力,可如果龙家不彻底倒下,他们却早晚会再次成长为参天大树,到时候对如今站到对立面的任何人都没好处。



    “上面的人自然是知道利弊的,现在不过是在等,毕竟没人能拿龙傲云怎么样,那就等他身体彻底垮掉或者出昏招,只要能把那老家伙也牵扯进去,事情就再没有后患。”贺天啸微眯着眼淡淡说着却气势十足,让李英俊仿佛看到了老爷子军阵前傲然而立的雄伟身影。



    “我跟姓龙的打了一辈子交道,这次尽管不是直接对阵却也相差无比,”贺天啸颇为感慨的笑了笑,又叹口气道:“事情我已经给上面的分析清楚,也比采纳,是成是败就看天意了,毕竟没有什么战争是完全靠实力说话的,天意有时候更重要。”



    李英俊恍然难怪贺天啸竟然准备用这次的功劳给后面铺路,感情这次他不只是提供了情报那么简单,这老爷子从头到尾都在做幕后军师,毕竟也只有他这个军神才最了解那位军神的行事风格。



    可以想象,事情成功之后,为国家拔出龙家这棵庞大毒瘤的贺天啸自然是弥天大功,不过以他的身份这样的功劳多一分少一分其实也没多少区别……



    想到这李英俊突然回过味来,咧咧嘴笑道:“老爷子将事情发现于萌芽中,又果断出手布置全局运筹帷幄,到时候即便您不提什么要求,国家也会好好奖励荣勋的吧?毕竟以您老的清名根本不会自己接受什么,您这把年纪也用不着。”



    贺天啸似笑非笑的看过来一眼道:“我自然不需要什么,想这份功劳能给我换来的,以前的功劳早就帮我换到了手,所以,我把这份功劳给了你和荣勋!”



    旁边刚洗了水果端过来的谭荣勋,听到这话吓的手一抖果盘差点脱手,由不得他不惊吓啊,拔除龙家这可是真正天大的功劳,即便沾边就够他上好几个台阶的了,直接捞到会怎样?他想都不敢想。



    果然是这样啊,李英俊闻言叹口气,想了想还是认真劝说道:“老爷子,我真不建议您这么做?尽管您是赫赫有名的军神,对军略这些事比我更懂目光更长远,但不管是我还是荣勋,都不合适接受这泼天的功劳啊!”



    见贺天啸皱眉不解,他慢慢解释道:“首先我不合适是因为身份,我不可能从政从军所以要了也没意义,总不能用大夫的身份拿着这份功劳要好处去吧?那样不知道要被多少人下绊子;



    其次荣勋也不合适,他本身级别已经不低,在您老身边锻炼之后正常情况下也不会太差,您想让他有更大的作为更好的前程,只需要给他推开扇门铺条路,而不是把这大功劳加在他身上,以荣勋的性子,那只会成为他前进的阻碍!”



    贺天啸被称为军神,军阵谋略方面罕逢敌手,更别说被别人批驳了,可此刻听到李英俊三两句把事情点头,他脸色变幻一阵之后突然笑了:“你说的没错,是我太着急了,太着急把一切都安排好,动荡之后必有大整修,的确不适合让你和荣勋站到风口浪尖上啊!”



    看得出来见李英俊能点出这些,贺天啸是真的挺高兴,这说明以后把麒麟甚至谭荣勋都交道他手上是个明智的选择!



    贺天啸此刻更加坚信,只要有李英俊在,不管是贺麒麟还是谭荣勋,再怎样也不会差到哪去,他彻底归隐山沟前的这最后一次谋略,其实还是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19论坛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警告︰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请联系我们(发信给19luntan#gmail.com ,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lucky5201 邮箱:19luntan@gmail.com。本站永久域名:19luntan.com